山狸子啾

某条巨型咸鱼🐟山狸子
沉迷于塑料小人 沉迷狗崽
不时写点什么_(:з」∠)_
会点辣鸡手工,渴望画技提高

今天的睡前故事——三只小🐷

【狗崽】睡前故事-小狐帽(上)

*脑洞向改自小红帽(天呐我又挖坑了orz)

*ooc无边际

*无脑甜

*出演人员【喂!什么鬼啊】
小狐帽:妖狐 大灰狼:大天狗
妈妈:神乐 外公:晴明(因为他头发白233) 猎人:源博雅
(是的以上人员大部分在本篇里都还未出场)

很早很早以前,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他的外公送给他一顶白紫色渐变,带着两个狐狸耳朵的小帽子。小男孩特别喜欢这顶帽子,每天都戴着它,于是村里人都亲切地叫他“小狐帽”。

有一天,小狐帽的妈妈让他去看望住在森林另一边的外公。她给了小狐帽一个篮子,篮子里有外公爱喝的果子酒和比丘尼阿姨做的饼干。

妈妈嘱咐小狐帽要走外面的大道,不能走森林里的小路,不然就会被大灰狼吃掉。他乖巧地点了点头,叫妈妈放心。

路边有很多达摩果子,小狐帽边走边摘,不知不觉地就从大道拐向林间的小路。

“外公看到这些达摩果子一定会很高兴。”小红帽想。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走进了森林深处,来时的路也被茂密的树木遮掩。

糟了……迷路了……小狐帽慌张地左看看右看看不知该往哪儿去。他加快了步伐,一心只想早点出去,一不小心绊了一跤。

呜~好痛啊QAQ 小狐帽站起身揉了揉膝盖,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灰。

那么好看的新衣服可不能弄脏……我还要给外公看呢。

“疼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诶?”发现后面有人正看着自己小狐帽吓得一趔趄又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你……是谁啊?”小狐帽问道。

金发男子没有回答,继续向小狐帽靠近。

“你……是不是大灰狼啊TAT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小狐帽突然想起了妈妈的话。他很想逃跑,可是腿软了咋都站不起来。

“嘤嘤嘤~大灰狼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吃我……我我我肉那么少一点也不好吃QAQ ”眼看着这情况是逃不掉了,小狐帽颤抖着哭了起来。

“行,不吃你。”他像是拎小鸡似的提起小狐帽。提到自己眼前细细看了一番。小狐帽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眼角边还沾着未擦干的眼泪。

唉……太小只了,挺难下手。

他叹了口气,放下了小红帽。正要离开时,衣角被小手拉了一下。

“你能不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小狐帽越说声音越小,“我……腿麻了走不动。”好丢人啊……小狐帽低着头。

麻烦死了,还不如刚刚吃掉算了。他抱起了小狐帽。(自行脑补公主抱的姿势)

“我要去森林的那一边。”可能是刚哭过的原因,小狐帽的嗓子有点沙沙的。

“嗯……”声音带有磁性又好听。

小狐帽仔细观察起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来。发现怀里的小家伙一直盯着自己,他看了他一眼。突然的对视让小狐帽赶紧撇过头,脸好像有点烫烫的。

“我……我叫小狐帽,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是大灰狼啊。”

“你骗人!大灰狼才没有你那么温柔,而且……也没你那么好看……”小狐帽的脸更红了,“骗人是小狗!”

他绕有兴趣地看着他,问:“那你告诉我大灰狼是怎么样的啊?”

“我妈妈说了,大灰狼可凶了!专吃不听话的小朋友!”小狐帽张牙舞爪地比划了比划。因为戴着这样一顶狐耳帽子,像极了一只想咬人的小狐狸。

大灰狼内心:谁传的谣言?我只是觉得小孩子烦人不想让别人进这片森林罢了,我有说过大灰狼长得凶神恶煞吗??

“腿好了吧?下来自己走,我胳膊都酸了。”看到小狐帽现在精神不错的样子,他放下了他。

好像,还挺可爱的。

“我……可以拉着你的手吗?我怕你走太快把我忘了。”

他笑了笑,握住了伸来的小手。

“我就说嘛……他肯定不是大灰狼,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小狐帽自言自语。

小短腿跟上大步子的确有些困难。但现在的小狐帽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和他熟了,胆子也大了很多,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惧怕,笑嘻嘻地跟着大灰狼走。

看到小狐帽这副样子,他有点不太满意。突然停下脚步,蹲下身凑近小狐帽,揉了揉他的小脸,说:“真的不怕我吗?我是真的大灰狼哦。不骗你,看,这是耳朵。”他指了指头上的狼耳。勾起一丝笑,微微露出了尖牙。

看到耳朵时小狐帽惊讶地半张着嘴,小心翼翼的抬手摸了摸耳朵,手有些微颤。

毛绒绒的……是真的……明明刚才还没有的……

这下小狐帽安静了许多。

他……是真的大灰狼啊QAQ 我现在逃还来得及么?

“听话点,我不吃你。”深邃如大海般蓝的眼让人看不透他主人的内心。

小狐帽害怕地点了点头。


“妈妈?小狐帽最后会被吃掉吗?”小天狐抱着狐团子状的枕头问道。

“好了,不早了,你该睡了。故事等明天继续讲。”妖狐放下故事书,为小天狐盖好被子。“等等,谁让你叫妈妈的!叫爸爸!”

“可是,别的小朋友说了,每个人只有一个爸爸,那你就是我妈妈了。”小天狐歪头装可爱。

那为什么我是妈妈啊!!妖狐内心无比复杂。

“难不成你还想当爸爸?”大天狗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妖狐。

“喂!!等等啊,孩子看着呢!”妖狐尝试推开,然而他的抵抗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被抱的更紧了。

“爸爸妈妈很恩爱呢。”小天狐说。

“乖乖睡觉去!不然大灰狼就来了,他专吃不听话的孩子!”

“才不会呢!大灰狼很温柔的!就像爸爸一样温柔。”

等等……被他那么一说,书里描写的大灰狼似乎与某人挺像的……

这什么破书啊!

某格○童话被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tbc.

理了理上学期晚自习的草稿流
或许这可能就是我画技成绩都进步不了的原因orz

【狗崽】赤花症(中)

【赤花症:寄生的花朵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借梗:http://yuantouanjun.lofter.com/post/1ed5abf0_10954135

边想边写的后果就是越写越长orz
一点都不好吃qwq凑活着看吧
——————————————————
*ooc

*虐向(崽我对不起你qwq)

*可能是个假的HE(当BE看也没啥问题)

*私设:赤花症被治愈后记忆全失(不过也意味着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5

妖狐真的病了。而且一病就是三四天的卧床不起。大家都很担心他,晴明更是着急得不行。

“妖狐啊妖狐,你这次可真的是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夜叉无奈地说道,“都这样了还要继续瞒着晴明吗?”


妖狐背着晴明偷偷去了花街,他没有忘记晴明的告诫,但为了一件事他非去不可。

他听见寮里的女式神们说在花街看到了大天狗,好像说大天狗并没有放弃原来的那起少女失踪案,因为那件事情与黑晴明有一定的关系。源博雅因一直没有头绪没继续调查,但大天狗没有就此罢休。

听她们的描述,凶手好像也是一只狐狸。妖狐现在理解为什么当初大天狗会误认为他是凶手。

妖狐很想帮助大天狗,可大天狗怎么也不肯答应。大天狗似乎是刻意在回避这件事,没有其他办法了,妖狐只能单独行动。当时在花街混时妖狐就累积了很好的人际关系,打听一个人的行踪按理说算不上有多困难。

能在花街生存的女子一个个都聪明得很,大天狗是什么人物她们当然知道。当一个原来的花花公子打听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一昧追求大义的大妖时,没有人不感到奇怪。

“妖狐大人~好久没见到你来了,姐姐们都好想你啊~”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艳女子缠上妖狐的手臂。另外的几个女子一见是妖狐来了,马上围了过去。

以前,他挺喜欢这种被美人们层层包围的感觉,“漂亮的小姐姐即是最重要的”是他一直的理念。但此刻,他只想打听到消息后立刻甩手走人。

“姐姐们啊,可有很多情报呢~多陪陪我们吧~”

“是呀是呀~”

……

他没办法拒绝,只能看着她们给自己倒上酒,强装着笑一杯杯喝下。

为什么呢?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一切都值得。心里遥远的地方传来这深沉又坚定的回答。

花的根是再也铲除不掉的了。

6

妖狐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回了寮里。头如接近炸裂般的疼,他吃力地爬起身,看了看四周。

是酒还没醒么……看东西怎么糊糊的……

“妖狐,你终于醒了。”回头看,是夜叉。

“别告诉晴明……”只有夜叉知道真实原因。

脑袋昏昏沉沉,难以回忆起前几日以陪酒换来的信息。妖狐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喝那么多。刚开始的几杯,他有分寸,懂得什么时候该退。渐渐的,一杯杯的酒变了味,后面的几杯都是妖狐主动倒的了,酒精的作用下,他不受控制了。

“妖狐大人~你和大天狗大人是什么关系呢?”

“妖狐大人,你真关心他呀~”

耳边回荡着她们的话语。

我们是朋友。只能是朋友。

“你好好休息吧,不打扰你了。”夜叉把药放在旁边,“这是晴明让我带给你的药,如果头还疼的厉害,就把药吃了。”

“嗯……”

“臭狐狸,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代替你打御魂累死本大爷了!”嘴上虽那么说着,其实心里也挺担心妖狐的。

除了不知道妖狐去喝酒的晴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酒喝多了才觉得眼睛难受,但妖狐却觉得这好像并不止因为酒精。

右眼的血丝不正常的密集,疼痛源于眼球的深处,仿佛是有着一股力量把眼珠往里拽,拽入并一点点吞噬……

或许是小生多心了吧……

7

妖狐回归到了战斗的队伍中,因为大病初愈,晴明也不放心给他过于繁重的任务。

“妖狐,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吾?”好久没见到妖狐又不清楚具体原因的大天狗急切地追问妖狐。

“小生知道大人很忙……您无需为小生这点小事费心……”妖狐回答道。碰面还是少说点话好了。

大人,请你不要再对小生那么温柔了。

右眼的疼痛还在加剧,伴随着的是视力一天又一天的下降。

一天,妖狐早起洗漱时,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吃惊地没拿住面具。脸上的表情是妖狐从未有过的恐慌。

他看到了一朵花,一朵从右眼长出来的,
如妖纹般鲜艳的红色花朵。 花还未开放,只是一个小小的花苞。

假的吧……妖狐不敢相信镜子里呈现的一切。他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花苞就在那里,触觉就与普通的花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小生是怪物吗……也许小生就不该摘下这个面具。

他轻捡起掉地上的狐狸面具,带上。手却不自然地颤抖。

泪水从花的根部一点点渗出,浸湿了整个眼眶。花苞因泪水的滋润似乎即将要开放。

面具,可能再也不会摘下了。

8

少女失踪案远比想象中复杂的多,大天狗怀疑此案肯定有某妖参与在作祟。只要弄清了真相,说不定还能知道黑晴明的计谋。

刚开始,他对妖狐一直有所提防,他认为他就是主要的参与者。后来听说他是晴明从小带大的式神,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才确定这件事与妖狐无关。

对于妖狐这种性子,他本应厌恶,但不知为何,即使妖狐每天来找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烦的。

他对妖狐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承认妖狐很好看,走好正道必定是位优秀的式神。至于关系,也只能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妖狐大病缘由不清、屡屡缺席作战、似乎刻意回避自己……种种近期的反常现象让大天狗疑惑不解:他到底是怎么了?

再次看见妖狐时,妖狐的脸憔悴了许多,原来灿烂的笑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逞强的假笑。

妖狐想要躲避,那他就偏要去找他。大天狗不喜欢任何人有事瞒着他。

他疯了似的跟着他,他不希望妖狐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预感妖狐会离开。妖狐越逃,大天狗就越想把他控制在自己身边。

吾真自私……

tbc

【狗崽】赤花症(上)

【赤花症:寄生的花朵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借梗:http://yuantouanjun.lofter.com/post/1ed5abf0_10954135

看到那么多写花吐症的,我也不知怎么脑子一乱想来写写赤花症orz(我尽力改成HE)
写了一半明后天继续。
这篇可能还好,下篇正式开虐(反正没人看😂纯属放飞自我产物)

——————————————————
*ooc

*虐向(崽我对不起你qwq)

*可能是个假的HE(当BE看也没啥问题)

*私设:赤花症被治愈后记忆全失(不过也意味着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1

是夜,妖狐的右眼又开始痛了,他爬起身,去找晴明给他的药。

“嘶——”他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房间里太黑,眯着眼看不太清。

“难道……还真被那死夜叉说中了……”妖狐自嘲道。他眼睛的痛也有好长段时间了,夜叉开玩笑说他准是那段时间每天在花街胡来见着了些不该看的东西。

不该看的东西倒没有,但让妖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的人倒是有一个。

那日,大天狗随源博雅调查一起少女失踪案,妖狐是他们的第一怀疑对象,就去了花街找他。

妖狐对大天狗早有听闻,但真正遇到时,还是被他冷艳俊俏的脸和气势所震惊。

“真是有着一副好皮囊呢,好想把他做成标本。”妖狐心想。然后以他那轻浮的性格,上前搭话。

“小生久仰大人大名。没想到,连您这种大妖,也回来花街这种地方啊。”妖狐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悠闲地摇着手中的纸扇,身后的尾巴似无意地蹭到了大天狗的衣角。

大天狗厌恶地瞥了他一眼,二话不说挥起团扇欲要开战。他本就看不惯妖狐这种风流浪子,让这种人留下,简直有违背他所追求的大义。

幸好晴明及时赶来向大天狗解释,不然妖狐早已被羽刃暴风刮得毛都不剩了。四星的他在R卡小妹妹面前还能抛几个风刃装装逼,但他完全不是大天狗的对手。

晴明领着他向源博雅和大天狗道歉,说给他们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一顿。晴明反思自己是不是对妖狐太放纵了,因为妖狐小时候实在是可爱,嘴巴又很甜,晴明恨不得每天把他抱在怀里。谁知这孩子长大后竟成了个祸害,真是狐性难改。

他狠下心,罚妖狐半年关在结界里不准出来。顺便让妖狐吸吸经验,是时候该让他升五星了。

结界里的日子无聊的很,妖狐只能以看看自己偷偷带进来的小姐姐画卷和听听达摩“嚯嚯哈哈”的笑声来打发时间。日子一长,小姐姐的画卷翻了一遍又一遍,有些厌了,他便开始胡思乱想。妖狐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竟是大天狗。深蓝色的双眸金色的碎发,与那白色狩衣的高大背影总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明明只见过那么一面……

“大天狗大人……您是怎么样的呢?”

2

半年的时间总算过去了。妖狐觉得每天躺在结界里,妖气的确有所上升。

即使当时晴明有多狠心,但他依然是爱崽崽的。妖狐一出来,晴明立马给他升了五星,并让妖狐换回了最早时的书生装束。额头上鲜红的妖纹太招摇了,还是戴面具遮着更放心。晴明这样想。但妖狐十分抗拒,因为妹子们不能再欣赏到那帅气的脸了,所以他经常偷偷地摘下面具。

升了五星的妖狐像是懂事了许多,开始帮姑获鸟分担些打八岐大蛇的工作。某次晴明约博雅一同刷御魂,妖狐与大天狗,终于再次相遇。

作为源博雅寮里的主力,他每天忙着带狗粮刷副本刷御魂,妖狐的出现并没有对他追求大义的路造成什么影响。对于之前那件事,他也没太多印象了,只记得因为是有晴明在,而没有误伤妖狐。

“大人,又见面了呢。”作战结束后,晴明和源博雅在一边分御魂,妖狐走到大天狗边说道。

“妖狐,既然晴明如此看中汝,吾希望汝能别辜负他的栽培。”大天狗冷冷地说道。

“真是冷淡呢……”妖狐说,心里不知为何,莫名有些难受。他看着眼前的人离开。想开口说点什么但又不知怎么开口。

“别辜负晴明对你的栽培。”这句话印在了妖狐的心中,他突然感到内疚,阿爸从小对自己那么好,但自己却没做过些什么。整天只会追在漂亮小姐姐身后跑。就是因为太放荡了,才让大天狗和源博雅怀疑。

某天起,妖狐像是变了个人。他不再在花街游荡,虽然还会调戏一下寮里的小姐姐们,但他练习风刃,明显比以往认真了许多。面具也不再摘下了。

“小生要让你知道,晴明选择我,是对的。”

突突突突突……石距的大章鱼在妖狐的连续攻击下倒地。

这次大天狗看妖狐的眼神有些不同了,带着些赞许,像是对妖狐实力的一种肯定。

妖狐笑了,虽然带着面具大天狗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他知道他此时的眼睛肯定又眯成了一条缝。

这只狐狸……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

3

起初妖狐对大天狗的感情只是对一位大妖的敬畏与好奇,并有些小小的不服气,想向他证明自己并非那种一事无成的风流之子。后来,情感似乎变了味。

妖狐去博雅寮的频率高了很多,当然每次都有看似正经的正当理由。

“大人,今天请继续教小生御风之术吧。”两人都是风系式神,所以妖狐经常借此找大天狗“请教”。

妖狐早就35级满,对风的掌握已经很熟练。刚开始都还是认真的打斗与练习,剩下的时间就是他和大天狗的闲聊了。

两人的关系变得让旁人捉摸不清。但以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只是战斗伙伴罢了。不,这是大天狗说的,那天莹草和孟婆八卦地问他们时,大天狗回答。没有人注意到妖狐略显失落的眼神。

“能和大人这种大妖成为朋友,小生很开心……”

“嗯,吾也是。”大天狗注视着妖狐,这种火烫的视线让妖狐不敢看他。他害怕自己,会有过分的想法。

这种感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妖狐知道他和他不可能,也许现在这样,是最好的关系了。

能陪在自己喜爱的人的身边一同作战,或许是再好不过了的了。

4

“妖狐叔叔?妖狐叔叔?”鲤鱼精歪着头看着眼前的人望着远处发呆。

“啊……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妖狐的思绪被鲤鱼精的叫声拉回。

“哈哈……妖狐叔叔,你是不是在想某个人啊?”鲤鱼精趴在石岸边眨着她的大眼睛,“我猜,他肯定是你喜欢的人。”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妖狐被人说中心思有点尴尬。

“三尾狐姐姐说过,当你有了喜欢的人时,你就会不停地想起他,时时刻刻想到他。所以我猜,你刚刚是在想他吧?”

在树后躲着偷看鲤鱼精的河童听到“喜欢的人”这四字时心慌地一抖:什么?小鲤鱼有喜欢的人了吗?

的确是呢……妖狐心想。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在自己心里变得那么重要了呢。妖狐努力抛开一切控制自己不去想大天狗。呼,还是去打御魂好了,说不定这样自己就不会去想太多其他事情了。

花朵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了……

“大天狗……我喜欢你!”妖狐多么希望能大声地向大天狗说出这句话。但他还没开口,就已经放弃。他很怕,怕大天狗讨厌自己,他害怕失去大天狗。

他开始躲避大天狗,每次协同作战都装病。可能不见到他就不会这样了吧……妖狐这样觉得。谁知道见到他自己会干出什么蠢事。

根已深入脑髓,与妖狐身体融为一体。花枝越长越长了。憋在心里的话构成了对花生长的最好养分。

右眼的痛,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tbc

第六章的那个番外

大天狗改了好几天作业了,但却一直没改到过妖狐的作业。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没留意,可能改到了但没注意。后来他特地数了数交上来的作业本,嗯果然没错,少妖狐一本。

某天,数学课代表鬼使黑同学到办公室交作业。

放好本子要离开时,大天狗叫住了他:“都收齐了吗?”

“嗯……”鬼使黑内心也有些不安,因为以前大天狗出于对他的信任从来没有这样问过。

“实话实说,是不是有人没交。”

“嗯……都交了。”

“我会和八百比丘尼商量的,下学期让你和鬼使白一个寝室。”

“妖狐的作业忘带了。以前也都是他没交。”一秒卖队友。
(妖狐:妈的死弟控。)

伪个幼稚园小套装
明天继续手缝orz把裤子做好